你这丑陋的土拨鼠,你算哪块小饼干?

【仏英】I Am Not Gay(下)

7.14 Bon Anniversaire!

注意:

  • 女装癖仏x钢铁直男英。

  • 生日就要吃糖,没有刀子的。也许有一些狗血

  • 爱是不讲道理的,我喜欢这一点。

1 2 3


10.

弗朗西斯总是个比同龄人早熟的孩子。

在很小的时候,他就意识到大人们因为自己长得太漂亮才喜欢把他扮成女孩儿。

他原以为不论男女都可以穿漂亮的裙子。但当他稍微长大了一些的时候,他的父亲却这样说:“到底弗兰茨也是个男孩子,这样在街区里以姑娘家的装扮示人不好吧。”

他伤心地穿着最好看的裙子去找邻居家的小亚瑟:“我穿裙子不好看吗?”

亚瑟认真地摇头:“才不是呢。你穿裙子最好看了。”...

【仏英】I Am Not Gay(中)

1 2 3

注意:

女装癖仏x钢铁直男英。


我是坚定的理想主义小甜饼专业户。所以这里没有什么很火爆的情节,各种意义上的火爆都不会有。


超级少女心。也许还有些傻白甜。


LOVE IS EVERYTHING.

6.

第二天中午,亚瑟清醒地坐在弗朗索瓦丝,不,佩德斯家的餐桌边上,茫然地看着自己面前的两个还冒着热气的可颂。

佩德斯是个亲切和蔼的法国人。他拍拍亚瑟的肩,略带亲昵的笑容让亚瑟无法拒绝他的好意。

“别客气,先吃个可颂垫垫肚子。”

亚瑟点点头,神情恍惚。

说实话,亚瑟总觉得自己应该还是没醒过来。指数爆炸般的信息量让他头晕目眩:昨晚他喝醉了,眼花了,把佩德斯当成...

【仏英】I Am Not Gay(上)

1 2 3

注意:

  • 女装癖仏x钢铁直男英。

  • 攻受不显。我甚至觉得自己在写兄弟情。

  • 如果不是因为世界杯,本仏厨是不可能写这种长文的。


1.

这一天真是糟透了。亚瑟想。

他毫无形象地瘫倒在办公椅上,清晨的清爽早已被正午的毒辣热浪给取代,热得他忍不住把衬衫的扣子给解了一大半。你要是问为什么——

显而易见,这是个没有空调的夏日

“噢……这真是该死。”亚瑟吐了口浊气,目中无神。

讲道理,公司并不是没有配备空调。然而,谁也没有告诉他,这个空调他妈根本不能制冷啊!

这还不算最糟的。最糟的是,老板承诺今天之内会有维修工人过来修理空调——他甚至不能请一天假!而...

【仏英+ABO】 没有标题

深夜偷偷试探!

新手司机上路了请多多包涵!

注意:

  • ooc预警

  • 超级清汤 大鱼大肉不好

  • 仏A英O,多年情侣设定,小甜饼

  • 懒得想信息素应该是什么味道,直接不写


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发情期,弗朗西斯哼着小曲儿,愉快地布置他和他的Omega男友的房间。作为一个浪漫又体贴又温柔的法国人,弗朗西斯有着数不尽的大胆想法,比如捆绑啊浴室啊女装啊等等等等。尽管亚瑟嘴上老是说什么“麻烦死了”、“无聊”这种话,但是弗朗西斯看得出来亚瑟其实每次都很享受。

弗朗西斯不禁回想起往年发情期的时候,亚瑟身上被汗水浸湿的白衬衫、湿漉漉的绿眼睛、以及灵巧的舌尖总是能让身经百战的法国人陷...

(爱北)爱尔兰故事(4)

注意:

普通人AU,爱尔兰小伙帕特里克X北爱尔兰姑娘莎侬

这是一个单纯的小甜饼,食用愉快w

帕特里克回到自己家里换了身校服(他也得上学了),他恍恍惚惚地骑着单车回到莎侬家门口的时候,不禁在想自己是不是在做梦。

半夜捡到小女孩,亲了一口小女孩,还和小女孩在同一个房子里过夜!

帕特里克·奥康内尔,醒醒,你又不是没见过女孩子……

“帕蒂!我在这里。”

莎侬轻快的声音从帕特里克的单车背后传来,帕特里克只觉得后座一重,她就很是自然地侧着坐上了单车后座。

“圣森德中学,谢谢。”

帕特里克点点头,一脚踏上了踏板。哦,圣森德中学他知道,直走在第二个路口右拐……等等!圣森德...

a new year resolution as usual

薄暮冥冥

714/Bon anniversaire!

▼注意
●被哥哥撩了心的万千少女之一的视角
○我可能不应该拿这个做生贺

那是一个暖阳笼罩着的冬日,花园里的圣诞花簇拥着出挑的圣诞树绽放。奔放的绯红,恬静的鹅黄。像是被油画颜料涂抹上去似的,有种厚实的温暖。昨夜的雪在树枝上消融,摔落到圣诞花上,又从花瓣的边隙滑落,在大地上融化。
时间安静地载渡着万物。
我不禁赞叹一声,时间的魅力无人可以抵挡。我就躺在窗际的藤椅上,从容和缓地眯起眼,透过结了霜的窗温柔地注视着那一片花海——不,那是弗丽嘉织出的一抹晚霞遗落在了大地。冰冷的雪不愿掩盖这美丽的神作,溜进了暖色之下,成了栽花的银土、捧彩的素底。
小圆桌紧挨着窗,桌上的小火炉顶着的水壶噗噗地吐出热气,充盈着小屋,直...

练笔

殉情

乔安娜不知道在这广大的雪地里自己还能坚持多久。

四周除了白色还是白色。天气好得反常,难得一见的太阳今天居然摆上了天空,没有下雪,没有下雨,什么都没有。她疲惫地仰起头,向天空寻求一丝慰藉,而尖利的阳光又狠狠地刺进她的眼珠子,她只好狼狈地别过头,活像被扇了一巴掌。

她始终找不到出路。厚厚的雪层很快的浸湿了她那双滑稽可笑的棉鞋,棉鞋内的绒毛湿漉漉的粘着她的脚,渗得慌。但乔安娜依然往前走着,哪怕视线所及之处不过还是纯白。空白。

活生生把什么剜除一般的空白。

动一动你的脑子!乔安娜发狠地向未知的前路瞪视着,仿佛正在瞪视着即将走上前路的自己。乔安娜,那阵雪崩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了,再找不到他...

聊一聊军师联盟的钟会

历史上的钟会的画风是这个样子的:

早慧,自视甚高,好风雅又重权欲,官场常年春风得意却终生无妻,书得一手好字写得一手好论,他看上的名士却没几个愿意和他交好。司马昭的宠信令他野心膨胀,逮着时机就要造反,结果众叛亲离,造反到第三天就GG。最后和他浴血奋战至死的居然是同床异梦的蜀国降将。

钟士季这个人的一生实在是充斥着各种各样的遗憾,但他本人又足够强悍去拼取自己的利益。你要说这是个小人,是啊,别的不提,偷自家外甥的宝剑,这事儿可真是足够小人行径;但要这么直接给他盖戳又未免有失偏颇,他确确实实是个写得出真知灼见的有才之人。四本论即使失传史书上仍然记载着关于钟会的美誉,唐诗“偏称含香五字客,从兹得地始...

© 赫桉度 | Powered by LOFTER